叶苏abo联萌

叶苏好好好////

带你装逼带你飞

我家房客每周末都半夜出门


设定:分abo性别的人类有翅膀,住在天上,能够飞回自己的家乡,而地上都是没有分abo的人类


沐秋和沐橙是掉到人间的天使(不),小时候跟爸妈一起到地上玩结果走丢了


叶修是不想去上学而离家出走跑到地上玩的Alpha,因为飞行技术不佳直接砸中了下班回家的苏沐秋


很短,当个段子乐呵乐呵,不较真,目前abo还没有上线,而下一发估计要等到考完QAQ








========


月明星稀。


凌晨两点钟,四处都是黑黝黝的,城市已经进入休眠状态,寂寞的广告牌兀自闪耀着,已经没有人看这些俊男美女们。处在城市近郊的火车站更加安静,熬夜等车的人们都倦了、乏了,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连草堆里的小虫都懒得叫唤,可列车轨道边还有两个人不知疲倦地走着。


路上长满了杂草,苏沐秋深一脚浅一脚地沿着轨道向前,鞋子已经有些湿意,他无数次想要转身回去,但是抑制不住的好奇让他继续跟着叶修——叶修身上一定有个大秘密。


叶修是苏沐秋的房客,不过他从没给过房钱就是了。苏沐秋也没有找叶修要,他甚至没有考虑过钱这个问题就把叶修带回家了,然后自然而然地三个人一起生活,就像是真正的一家人一样。


深究起来,可能就是那首歌里唱的: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事实上叶修不是什么长得倾国倾城、国色天香的妹子,他是个比苏沐秋还要糙的汉子,但是苏沐秋觉得他身上有一种描述不出的熟悉、亲近感觉,所以即使无数次斗嘴输掉气得半死,苏沐秋也没有想过把叶修赶出去。


第一天见面,苏沐秋就觉得叶修有点问题,双重意义上。


家里只有两张床,晚上叶修当然和他一起睡,之前还好好的完全不客气把这里当作自己家的样子,结果临睡前叶修却扭扭捏捏起来。




“你是什么性别?”叶修站在床前不动。


“男性。”苏沐秋翻了个白眼。


“我是问你是alpha、beta还是omega?”叶修一本正经。


“哥没上过中学,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沐秋猛瞪叶修,他这是在挑衅吗?


“可是,不知道你的性别我不能和你睡在一起。”他作为一个alpha,还是很有节操的,不能占没文化到omega的便宜,虽然苏沐秋身上没有味道多半是个beta,但是他还是需要确认一下。


“我再说一遍,我是男人!”苏沐秋有点暴躁,叶修这是在质疑他的人格!他可是有丁丁的男孩子,千真万确,虽然他的丁丁还没有用过,但是那不代表他没有!为了证明自己堵住叶修的嘴,苏沐秋豪放地拉下了自己的裤子,指着某处大声说:“看清楚了吗?男人,没错!”


叶修的脸可疑地红了——这么豪放一定不是omega,他吞了口口水,选择沉默。


“还睡不睡了,不睡滚蛋!”苏沐秋麻利地穿上裤子,背对叶修嘟囔。


叶修安慰着自己准备躺下,苏沐秋忽然转过身来问:“你该不会是基佬吧?”


“基佬是什么?”叶修不解,他才刚来到这个世界,还有一点文化代沟。


“就是只喜欢同性的人。”苏沐秋解释道,心里纳闷——难得他真的捡了一个傻子回家?


叶修想了想,虽然他离家出走是因为不想去学校,学校就是打着教授生活技能的名义,靠信息素的吸引组织相亲,叶修不想随便找个omega结婚,但是说他只喜欢alpha……不,他只是不在意性别。


“我不是基佬,我只是不想这么早结婚而已。”叶修说。


“才十五岁想什么结婚,快睡吧。”苏沐秋打了个呵欠不再理他。




实际上,叶修和苏沐秋的脑电波时常不在一个频道上,但是这不妨碍他俩自我感觉良好,都认为找到了世上唯一的知己,而对方能遇上自己也是三生有幸。




平时苏沐橙上学,苏沐秋和叶修就到城里工作,苏沐秋一个星期工作七天,而叶修通常只干六天,每个周日都要赖在家里睡懒觉,雷打不动。


苏沐秋常常说他是个懒鬼,对此叶修总是不甚在意地回道“这是享受生活”。


说来也奇怪,周一到周六都还好,一旦到了周日叶修就好像是睡神附体,睡得那叫一个天昏地暗,苏沐秋甚至暗自在网上查了查看看这是不是什么罕见的疾病。


两个月前的周日凌晨,苏沐秋偶然半夜起来上厕所,回来时迷迷糊糊发现叶修不见了,一下子清醒了,担心得一夜没睡着,而叶修直到天亮才偷偷摸摸地打开门,轻手轻脚地钻进被窝,第二天一早睡得像死猪一样。


苏沐秋带着疑惑去上班,晚上下班回来,叶修却一脸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后来每个周日凌晨苏沐秋都会有意定上闹钟,看叶修是不是在酝酿什么阴谋。


果然,叶修每个周末都要出去溜达一整夜。


苏沐秋快被心里的好奇挠死了,又怕开口问把叶修吓走——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这么希望叶修留下——这周他向老板请了个假决定夜里跟踪叶修,去看看他到底搞什么鬼,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苏沐秋觉得自己都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叶修走了一个多小时,苏沐秋都要累趴了,每一秒钟都在想“走完这一步就不走了”,但是想到平时一脸废柴样的叶修都能走这么远,苏沐秋就硬是跟了上去。


在苏沐秋觉得他们要这么一直走到天亮的时候,叶修终于停了下来,他们走到了一片菜地,四周空空荡荡的,什么都看不清,天上圆圆的月亮被乌云挡住,阴风阵阵。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呸,偷鸡摸狗天。


这冷风吹得苏沐秋都有点紧张了,要是叶修真的是什么变态杀人狂,他一定会被杀死的吧!先掐死,然后砍成一块一块的,丢到菜地里当肥料,苏沐秋要被自己的脑补吓尿了,哆嗦着想要不要先回去。


 可是好奇心害死猫,苏沐秋还是想知道叶修是在干什么,他死死地盯着眼前这个黑影。


只见叶修叉着腰站了几秒,然后交叉的双手缓缓地省起,像是在做某种仪式,上身的轮廓渐渐不清晰起来,双手就要高过头顶——他、他是在召唤什么吗?听说在十字路口埋下什么就能和恶魔做交易……


苏沐秋屏住呼吸,瞪大双眼,现在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只见叶修把脱下来的衣服甩到一旁,伸了个懒腰,然后背后噗噗噗冒出六根泛着金光的翅膀。叶修抖抖他的翅膀,姿态颇为优雅地飞向天空。他不仅在空中转圈圈,还用划出各种诡异的飞行轨迹——真是蠢哭了,像只撞到树脑子不清醒的鸟,苏沐秋揩了揩脑门上不存在的冷汗,在心里吐槽。


不过,哪里来的这么大只鸟?


苏沐秋后知后觉地惊呆了。


——卧槽,他们还真是一类人!




事情要从苏沐秋十五岁生日后的某个早上说起,那时距离他被叶修砸中还有四个月。


这天早上,苏沐秋被一阵尿意弄醒,半梦半醒之间看看手表,才四点半,他趴在床上用迟钝的大脑考虑了一番,决定还是憋到起床了再去尿尿。


平时他都是侧卧的,趴着实在不习惯,他有些难受地扭了扭身子,费力地翻了个身。


接着,他就发现平躺更不舒服,好像是压着什么东西,背上硌着了,怎么扭都找不到一个完美的睡姿,他不得不坐起来看看床上到底堆了什么。


左边,一二三;右边,一二三。


这这这这这是什么?


长在身上,羽毛是纯白的。


——活到这么大我今天才发现我不是个人!


苏沐秋迅速奔到洗手间,对着镜子瞪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六根翅膀还随着他的心情上下抖了抖,像是在说“快看我快看我我真的是你身上的东西哦”。


看了眼沐橙的房间,房门紧闭,苏沐秋稍微安了点心——沐橙还在睡觉,幸好没有吓到她。


苏沐秋在镜子前转了几圈,蹦了几下,它们还牢牢地黏在他身上。


苏沐秋试着拔了根羽毛,很疼,疼得人眼睛发酸。


解决完生理需求后,苏沐秋给妹妹做好早餐并留下一张纸条表示自己今天要休息久一点让她自己去上学,又发信息向老板请了一天假,就回房间睡觉了。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等醒了再说,说不定这只是个过于逼真的梦呢?


鲜少睡懒觉的苏沐秋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只消用余光一扫,他就发现多出来的白色不明物还在身上。


居然……不是梦吗?


苏沐秋有些苦恼地揉了揉脸,带着翅膀没办法出门工作,没有工作就没有吃的,就意味着又要挨饿……


花了整整两个小时,苏沐秋才找出让翅膀缩回去的方法,翅膀带来的问题解决了,他也没再为翅膀烦恼。




直到现在,苏沐秋还是不知道具体要怎么控制他的翅膀,好在清醒的时候它们不会随意出现,只是有时候一觉醒来它们就不听话地全都冒出来了。


从前一个人睡的时候还好,顶多就是侧卧换成趴着睡,但是叶修住到他家之后,他不得不每天比叶修早起半个小时,避免发生晨间惨剧。


——不想让叶修知道他是怪物,不想叶修害怕他。


而现在,苏沐秋的心情着实跌宕起伏。


——我家房客居然跟我一样不是个人,那我为什么要每天提心吊胆怕他发现?





评论 ( 5 )
热度 ( 87 )

© 叶苏abo联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