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苏abo联萌

叶苏好好好////

嘉木

从gacha搬回来尽量写完

--------------

第二章

飞船到达G星时是下午三点钟,阳光远不如正午那样炙热,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时不时吹来带着花香的微风,倒是勾起了些许睡意。

三十多人在学院的人工湖边集合,叶修自作主张给他们放了小半天假,让大家先各自回宿舍休息,明天再回班上上课,这点权限他还是有的,而他本人则要先到机甲系主任冯宪君那里报个到才能自由安排接下来的时间。

见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苏沐秋还盯着叶修渐渐远去的背影发呆,苏沐橙不禁用右手在自家哥哥眼前挥了挥,“哥哥!”

“嗯?”苏沐秋眨了眨眼睛,还是没有挪开视线,回了个字表示自己听到了。

“已经到G星了,”苏沐橙干脆站到苏沐秋眼前,“那我先回去休息啦?”

苏沐秋揉了揉苏沐橙的发顶,然后把她扒拉到旁边,说:“好,你去吧。”

“我说,我们已经回来了!”苏沐橙不满地再次凑到苏沐秋跟前,严严实实地挡住自家哥哥眼前的一切。

苏沐秋有些不舍地收回视线,无奈地看着苏沐橙,“好的,我知道了,明天下午下课到我那儿吃饭,什么都告诉你。”

苏沐橙终于满意地点点头,又转过身看着苏沐秋之前看的方向,问道:“哥哥你在看什么?”

“在看叶修,”苏沐秋遗憾地叹了口气,“可惜了。”

苏沐橙眨眨眼睛,“你对教官一见钟情了吗?他确实是个很厉害的Alpha,你喜欢他的话,我不反对哦。”

苏沐秋弹了弹苏沐橙的额头,“想什么呢?我只是想把电子眼偷出来而已。”

“你想偷袭叶修?”苏沐橙不可置信地瞪大她那双漂亮的眼睛,“他那么强,不可能成功的!”

“你哥我不强吗?”苏沐秋挑眉。

“你也很强没错……”苏沐橙苦恼地看了自家哥哥一眼,停顿了几秒,“可是那是‘斗神’啊,整个学院,啊不,是整个G星最强的机甲战士。”

苏沐秋听着前半句还挺高兴,结果沐橙后面的话直接让他一口气堵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半晌才说话:“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妹子啊?”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这可是你说的话呀。”

“我那说的是一叶之秋,”苏沐秋痛心疾首,“而且说的是未来的一叶之秋。”

“不都是一样的吗?”苏沐橙不甚在意。

苏沐秋败。

跟一个纯机甲战士谈机甲的独立性是谈不出什么结果的,他再一次觉得给机甲系的学生开一门关于机甲制造的选修课非常有必要,也许下午就该去找田主任谈谈,顺便谈谈这次闯的祸什么的。


冯宪君的办公室就在训练场旁边,叶修去找他前先到训练场晃了圈,果然看到几个熟悉的人在里面比试。

夜雨声烦正和枪淋弹雨交手,剑客和弹药专家打得难舍难分,索克萨尔立在一旁观战。黄少天应该是真的精力充沛不想休息,喻文州纯粹观战,而郑轩多半是被黄少天强拉过来陪练的。想到那个成天把“亚历山大”挂在嘴边的学生,叶修不禁失笑,明明实力不错,能和这届的“天才”黄少天打到这个程度,却总是懒懒散散一副打不起精神的样子,这一届可真是卧虎藏龙。

黄少天不想和喻文州这个玩战术的打,郑轩也不想和喜欢钻空子的黄少天打呀,费时费力费神,不时还要受到惊吓,他真的只想回宿舍睡个午觉,最好一觉睡到饭点,下楼吃个晚饭继续睡到明天大天亮。怪就怪出发前他把宿舍的钥匙落在床上了,没想到这个点到学校,另一个室友在上课,喻文州又站在黄少天这边,生活实在太艰难了!

叶修默默在外面看了几分钟,忍住了上去和黄少天打一场的冲动,转身上楼走到冯主任的办公室,敲了几下门听到有人应声才推门而入。

冯宪君正在惬意地靠着软乎乎的椅背,品尝隔壁系田主任刚送给他的绿茶,真是好茶,香郁味醇、回味无穷,连雾气中忽然出现的叶修都顺眼了几分。

“冯主任,我觉得迷罗古城有点问题。”叶修开门见山。

冯主任眯着眼睛,享受着口中的甘甜,冲叶修点点头示意他坐下说。

叶修拉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坐下,说:“似乎是特意针对我们组织的袭击,虽然看起来是普通的野兽袭击,但是攻击有指挥,让我想起冰霜森林那一战……”

冯宪君听着,眉毛渐渐拧起来,面色严肃,他放下手中的茶杯坐得笔直,待叶修说完,问道:“所以,你是怀疑与F国有关?”

“我也不能确定,”叶修摇摇头,“那时候他们只能控制低级的生物,给我们惹了点麻烦,但威胁不大,也许……是我多虑了。”

冯宪君闻言陷入沉思,手指无意识地抚摸着茶杯的杯沿,良久才说:“你还是先写份报告交给我,我同他们商量商量,派人再到S星看看。”

叶修点头。

冯宪君又抬眼瞟了他一下,问:“还有事吗?”

“还有一件事,一叶之秋的通讯系统似乎被人入侵了。”叶修琢磨了一下,才开口说。

冯宪君瞪眼:“这事跟我说有用吗?直接去找田凌让他找人帮你修。”

“通讯系统被入侵,有人代替我指挥队伍,虽然他没有恶意,但是如果这种事出现在战场上,而入侵的又是敌国的人的话……”叶修没有再说下去,这件事的严重性不言而喻。

冯宪君的眉毛拧成一团,不过是个迷罗古城就搞出这么多事,着实让人觉得头疼,不过也幸好早早发现了问题,不然带到战场上后果更不堪设想。但冯宪君还是觉得心烦意乱,他想了想,说:“一叶之秋的事,你先去田主任那做个检修,看他怎么说。”

“行,那最后一件事,我让学生们先回去休息明天再上课,没问题吧?”叶修象征性地报备了一下。

“这点小事不用跟我说,”冯宪君不甚在意,“没别的事你可以先走了。”

叶修正要起身,冯宪君端起茶杯,看着沉下去的茶叶,忽然想起送礼人的嘱托,忙叫住叶修:“等等……”

叶修又坐定等着主任下达新指示。

“叶修啊,”一扫刚才脸上的不耐烦,冯宪君的表情显得亲切和蔼起来,“你考不考虑找个Omega啊,隔壁系那个苏……”

“打住打住,”叶修一脸无语地打断冯宪君,他站起来倾身向前,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盯着冯宪君的眼睛问:“主任你最近缺钱花吗?”

在某种不知名的气场中,冯宪君下意识地往后仰了仰,轻咳一声把茶杯放到旁边,认真地答道:“不啊。”

“那怎么拉起皮条赚外快了?”叶修站直了身子,语气里是满满的不赞同。

“你这小子……”冯主任鲠住,额角的青筋跳了几下,却又想不出来该怎么反驳,半晌才瞪着眼抱怨:“还不都是你自己惹的祸,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说这几年我都帮你拒绝了多少相亲邀请了?天天有人来打听你,我们系都要成婚介所了,按我说,你赶紧跟你网上那小男朋友结婚得了,省的我们俩都难做!”

“网上的男朋友是哪里传出来的谣言?”叶修惊讶地坐下来,在椅子上转了两圈,又补充道:“机甲系单身Alpha可不止我一个吧?光就我宿舍还有三个,你先解决他们再说我。”

“你们四个就会推来推去!”冯宪君冷哼一声,右手准备去拿杯子,手指刚碰到温热的陶瓷又收了回来,他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说:“谈个恋爱而已,又不是逼你们去死,一个个的怎么就这么抗拒呢?你算好的,好歹知道上个网拓宽交际圈,他们三个真是死不开窍,这要是哪天又打起来了……”

“只是不想为了谈恋爱而谈恋爱而已,”叶修懒得再多解释,吃准冯宪君不会为这事气恼,他便站了起来,将衣服上的皱褶拍平,“没事的话,我先去找田主任了。”

冯宪君知道强扭的瓜不甜,这种事不是他该操心的,他挥挥手示意叶修可以走了,自己又默默心塞了一会儿,喝了口茶平复心情,才联系老友田凌,寒暄几句便直奔正题:“他拒绝了。”

田凌默了几秒,怒道:“他有什么资本拒绝?”

“人家好歹是排名第一的机甲战士,崇拜他的人能绕S星一圈,怎么你说得他连拒绝的资本都没了?”冯宪君骨子里其实也有点小护短,叶修再怎么说也是他们机甲系的名人,怎么就一文不值了?

“收了我的礼,办不好我要的事,后果你知道的。”田凌没理冯宪君的不满,只是幽幽地说着,还笑了一声,那笑声怎么听怎么阴森诡异。

“咳,”冯宪君赶紧识相地转移话题:“你这么积极,你学生愿意配合吗,听说那也是个不愿意被摆布的?”

冯宪君是四年前进学院当系主任的,田凌这个宝贝学生的事他也曾听说过,那段时期军部闹得沸沸扬扬的,忽悠军部把他的网名刻在英雄碑上,接着以“不想结婚”的理由过河拆桥,估计古往今来就这么一个了,让这样一个Omega乖乖去相亲?怎么想怎么不现实。

“呵,不配合也得配合,”田凌瞟了瞟坐在对面卖乖的自家学生,说:“总之他拒绝了你再给我找个别的,你们机甲系优秀Alpha那么多,男的女的都行,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想结婚的!”

“……一会儿我再帮你找找。”冯宪君拿出小帕子擦了擦汗。


田凌答了句“交给你了”就挂断电话,又把椅子转回去,正对着他那莫名其妙消失了一个多星期的学生,敲了敲桌子,问道:“你说你上个星期干什么去了?”

苏沐秋听着自家老师锲而不舍地给自己找对象心里别扭得不行,可现在他有求于人,又不好直接走人,只好努力在眼睛里蓄点泪水,卖个萌小事、大事求放过。

“黑进学院系统,私自参与实训,强迫师弟帮你代班,你身为人师的责任感呢?”田凌不等苏沐秋重复,一条一条数下来,越说越是怒,“啪”的一声杯子被拍到桌子上,溅出的水珠就砸在苏沐秋眼前。

“我错了,”苏沐秋低头诚恳地认错,双手把杯子推回田凌面前,“老师您多喝水,都气冒烟了,对身体不好。”

其实田凌也并不真的生气,虽然苏沐秋擅自离开学院,但是去的不是什么危险的地方,只是不跟他报备一声就跑了,是不是太不把他这个系主任放在眼里了?这次一定要给他个教训,田凌想着,瞧着自家学生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知不觉又心软了起来,既然他已经知道错了……

“其实还有一件事,”苏沐秋悄悄看了自家老师一眼,咬咬牙说:“老师您知道的,我前段时间在做个小玩意,能破解某些机甲的通讯频率取而代之,这次在迷罗古城出了点意外,我就用了它,然后似乎被发现了……”

“说吧,你抢了哪架机甲的控制权?”田凌问道,他一向鼓励自己的学生多搞些发明创造,苏沐秋挖坑他来填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破解了某个可怜学生的通讯频率又不是什么大事,交代一下帮那学生检修机甲的人就能解决。

“一叶之秋。”苏沐秋说。

田凌一愣,没形象地挖了挖耳朵,“你做实验做到一叶之秋身上去了?”

苏沐秋沉痛地点头承认,又说:“这不是试验,真的是情况比较紧急,而且我对一叶之秋……”

话没说完,就传来有节奏的敲门,二人对视一秒就默契地先暂停了这个话题,田凌坐好朗声道:“进来。”

只见一个身着皱巴巴的训练服、胡子拉渣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只看了这间办公室里的莫名多出来的那人一眼,就对办公桌后面的田凌笑了笑,说:“田主任您好,我的机甲出了点问题,冯主任让我来找您。”

田凌心里有事,只瞥了他一眼,就说:“我现在有点事,你去楼下找林相立,他能帮你。”

“我的机甲有点特殊,”叶修顿了顿,“所以希望您能亲自检修。”

想起老冯刚刚似乎是有提过什么人要来找他,田凌考虑了几秒,就站起身对叶修说:“你跟我来吧。”走到门口,他又想起什么,转头说:“你也过来。”

“那什么,我就在这里等您好了,啊,要不我明天再来?”苏沐秋努力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希望叶修不要注意到他。

“过来。”田凌冷冷地吐出两个字便转身不再回头,他有信心苏沐秋会乖乖跟过来。

叶修多看了苏沐秋两眼,没怎么在意就跟了上去。

苏沐秋使劲儿挠了田凌办公室的书柜几下,内心挣扎了十几秒,还是不情不愿地跟了过去,老师的脾气他了解,一向吃软不吃硬,现在要是敢不听话跟过去,接下来的事他一定甩甩袖子不管了。

要是军部的人亲自来找他——苏沐秋不禁打了个寒噤。


田凌正在问一叶之秋的相关信息,叶修本身对机甲有一定了解,回答得倒也是那么回事,这让田凌对他的印象好了不少,二人谈着,田凌时不时回头看看自家学生有没有跟上。

苏沐秋听着他们的谈话没有什么想补充的,懒懒地和他们保持固定距离。叶修遗漏的小细节老师看一眼就能看出来,不需要他专门补充,而这次他过来多半是因为长时间高速行驶使机甲内部产生磨损,叶修不是专业人员,无法细致地修理内部,一叶之秋作为成就“斗神”之名的机甲,为了避免结构泄漏也不能随随便便找人修。


黑色的机甲拔地而起,乌金的机身泛着冷厉的寒光,这是从战场上磨砺出的气势。机身没有复杂的花纹,除了两道对称的银灰色柳叶再无其他,干净利落。

确实是一架了不起的机甲,即使放到现在,它的设计也是联盟数一数二的。田凌来回打量着这架机甲,看着从胸口一直延续到腹部的S型标记停下,他若有所思地眯着眼盯住这标记,问:“这是你要求刻上去的?”

叶修愣了愣,想不明白这和修理有什么关系,不过还是老实回答:“不是,应该是制造师根据我的姓氏做的标记。”

“制造师是谁?”田凌追问。

“不知道。”叶修说,“家父从全国请了十位著名的制造师,最后却收到了十一架机甲,而它的制造者拿到酬劳就销声匿迹,那十位大师都说它不是他们的作品。”

田凌看了苏沐秋一眼,又对叶修说:“设计不错,不过标记太难看了,破坏了机甲整体的美感。”

“……”叶修汗,忍不住为一叶之秋辩驳一句:“看久了就习惯了,我觉得挺好看的。”

田凌不太在意他的辩驳,问道:“除了行动滞涩,还有别的问题吗?”

叶修犹豫了一下,答道:“通讯系统的防御能力……似乎有点问题。”

田凌又看了苏沐秋一眼,微微勾起的嘴角让苏沐秋背后一寒,简直想直接从地下实验室消失。

“嗯,我知道了,”田凌漫不经心地说,他忽然想到什么,凑近嗅了嗅,问:“你是Alpha?”

叶修疑惑着点了点头,制造系的Omega比较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来之前特地喷了些中和剂,这样也会有问题吗?

田凌露出一个极为热情的微笑,与刚才冷冰冰的态度相去甚远:“小伙子有对象没啊?”

!!!

苏沐秋决定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站住,”田凌头也没回,又亲切地搂着叶修的肩膀,“有喜欢的人没有啊?”

叶修无语,不过田凌不比冯宪君,他只好回答:“目前,算是没有……”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没有”这个词的时候叶修忽然一阵心虚,他想起冯主任的话,脑子里居然浮现了虚拟网上那个人的样子。

“那很好啊,”田凌点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指着想开溜未遂的苏沐秋说:“不过我最近有点忙,他最近反正没什么事,这样吧,以后一叶之秋的事你去找他就行了。”

“为什么?”苏沐秋抗议,“你比我闲多了!”

“呵呵,我要忙着给人擦屁股。”田凌说。

苏沐秋咬牙,二人眼神交锋不过十秒,苏沐秋先败阵。

“那个,它很重要,所以我希望能有专业的……”叶修特意强调了“专业”这个词。

然而话没说完,就被苏沐秋打断,“你怎么知道我不专业?”

我这不是看你不想修么?叶修觉得自己也是无辜。

“放心,我给出的是专业意见,他绝对是这个星球上最有能力修理它的制造师,你可不要小看他啊。不过今天太晚了,你先回去吧。”田凌又拍拍叶修的肩膀,笑得和蔼。

就这样看完了?叶修看看田凌,又看看一脸不情愿的苏沐秋,艰难地点点头,又对苏沐秋说:“那……咱们交换一下通讯号?”

“……”

互扫过通讯号,叶修道完谢便先行离开。


叶修走后,苏沐秋跟着田凌走回办公室,一路上他不说话,师徒二人似乎陷入了某种冷战。直到走进办公室,苏沐秋关上门,田凌才打趣般地先开口:“怎么,这就生气了?”

苏沐秋苦着脸,“没有。”

“那架机甲是你做的吧?”田凌问。

苏沐秋看了老师一眼,没有直接回答,不过也没有反驳,算是默认。

“用的你父母最新的设计?”田凌又问。

“最后一组未完成的图纸,我补完了它们。”苏沐秋说。

“为什么要做多余的事?”田凌问,他顿了顿,笑道:“不甘心?想要所有人都知道这架完美的机甲是出自你之手?你知道这种行为有多危险吗?那时候如果被F国发现……”

“老师您放心,我和他们不一样,”苏沐秋知道老师在担心什么,他握住田凌因为不太美好的回忆而颤抖起来的手,说:“我承认是有一点这种想法,不过当时更多的是为了让它在外观上有点变化。在设计之初并没有考虑过外形问题,等到快做好了也没办法再添加装饰性的花纹,所以我加了点东西。纯黑太单调了,根本不好意思说它是我的作品。”

“算了,”田凌摇着头领了学生的安慰,把手抽出来,没好气地哼了声,“你的作品,我记得制造师对自己的作品包售后是基本的职业道德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当时我有没有证根本不能直接参加他们的选拔,而且后来我有在网上教他基本的维护方法,说起来他都没有教过学费。”苏沐秋耸肩,他已经做了他能做的事了,对叶修和一叶之秋并没有亏欠。

“这么说,你认识他?”田凌精准地抓住了重点。

苏沐秋一愣,继而点头承认:“是的。”

“他人怎么样?”田凌问。

“有时候很讨厌,但是……是个好人。”苏沐秋纠结了一会儿,还是给叶修树立起一个正面的形象。

“哦。”田凌高深莫测地笑了起来。

“怎么?”苏沐秋眨眨眼表示不解。

“很少听见你给Alpha正面的评价啊。”田凌笑。

“我给谁负面评价了我?”苏沐秋问。

“哦,有正面评价就好。”田凌还是乐呵呵地咧着嘴。

“……求你不要再看那些脑残的相亲节目了,我怕我有一天控制不住自己炸了他们的工作室!”苏沐秋扶额。

“炸了事小,倒是到时候你被带走了,我可是不会管的。说起来你这次具体是个什么情况?”田凌终于想起正事,问道。

苏沐秋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遍。

“这么说来,其实你是做了好事,但是鉴于你和军部某些蠢货的关系,他们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给你点颜色的,毕竟这么多年没找着你的错处,我都觉得他们要憋炸了,你居然蠢得撞枪口上了,啧啧。”田凌一脸幸灾乐祸。

“你能不要把事不关己表现得那么明显吗?”苏沐秋有气无力地说。

田凌继续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前两年军部大换血,你得罪的那些人不少都滚蛋了,换跟你没仇的年轻人来处理应该就写个检讨能完事。不过你知道的,要找跟你没仇的年轻人处理要走点后门,而我呢,最讨厌去利用关系了,要是心情好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勉强一下……”

“我一定让您一直到200岁都维持好心情!”

“好啊,那这个棘手的机甲?”

“交给我交给我,我保证让一叶之秋成为整个荣耀最健康的机甲!”

“还有和老冯约定好的相亲……”

“去去去,必须去,一个Omega怎么能不结婚呢?”苏沐秋说出这昧着良心的话时心都在滴血。

看着苏沐秋苦大仇深的表情,田凌失笑:“别这么如临大敌的样子,我只是希望你能学着爱惜自己一点。”

“我一直都很爱惜自己。”苏沐秋小声嘟囔。

提到这个田凌就来气,他冷笑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去年搞的什么情绪试验,大冬天的不要命了用冷水冲澡,发着高烧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实验室里最后被家用机器人强制抬出来,真当你自己是超人吗?”

“那是意外,意外!”苏沐秋讪笑,“而且话不能这么说啊,我都因为惜命安心当躲在后面的制造师了,前线撤到后勤,这叫不爱惜自己那什么叫爱惜自己?”

“你嘴皮子利索,我说不过你。这次的事我会替你想办法,把惩罚减到最低,但是仅此一次,私自参与实训还夺取指挥权,这事可大可小,下次不准这么胡闹了。”

“我就知道老师你不会见死不救,最爱你了,么么哒。”苏沐秋心情倍儿好。

“快滚快滚!”田凌笑骂。

“遵命。”苏沐秋麻利地滚了。


过了一会儿,冯宪君便带给田凌一个好消息——他成功忽悠了机甲系另一位男神去相亲,定了这周日早上,顺利完成任务求表扬最好能再给点酬劳什么的。

田凌意思意思谢了几句,就要挂断电话。

“等等,”冯宪君喊,“刚刚叶修去找你是正事,你没把他赶出来吧?”

“叶修是谁?”田凌问。

“……你要的斗神,感情你连他叫什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让他和苏沐秋相亲,这也太不靠谱了点吧?”冯宪君不得不汗颜。

“又不是我去相亲我为什么要知道?”田凌还挺理直气壮。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冯宪君说,这些技术宅的世界他真的不懂。

再次挂断电话,田凌把相亲时间发送给了苏沐秋,良久才得到了回复,他看着这句“知道了”神色复杂,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叹气。他知道这种半哄半逼让苏沐秋相亲起不到什么效果,甚至可能引起苏沐秋的反感,但是他控制不住自己总是为这事操心。

苏沐秋不仅是他的学生,还是他学生时代挚友的孩子。这孩子简直和他的父母一模一样,研究起机甲来废寝忘食,什么都不在意,想到什么点子,即使听起来再异想天开,也会不顾一切地去实践,想来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研究出……

但是现在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人都不在了,再先进的技术又如何呢?

他们在制造领域绝对是天才,却不单纯是技术宅,那时他们对要来的危险已经有所预感,便提前把孩子送到安全的地方。苏沐秋只有十岁,一个人带着七岁的妹妹流落在外,为了不让兄妹俩被找到,那两个技术狂人甚至彻彻底底抹去了两个孩子的身份,连田凌都没能找到他们。

没有一点线索,田凌还是找了六年,一年比一年心灰,几近绝望。

当年的铁三角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却连好友的孩子们都照顾不了。

后来,苏沐秋出现在他的眼前。

“您就是制造系的主任吗?我是今年机甲系的新生,想要申请制造系的双学位,请问申请双学位能申请两份奖学金吗?”

和挚友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男孩站在他面前,面上虽然是谦和的微笑,吐出来的话却又那样骄傲和嚣张。同事们听着他的要求都抽了口气,还从没有人能同时在这两个系达到优秀水平,这小子心挺大的啊。

只有田凌又是惊又是喜,激动得几乎要落泪。

苏沐秋不仅设法活下来了,还将妹妹照顾得很好。

田凌待他就像是在待自己的孩子,却又比对亲生孩子多了一份小心翼翼,毕竟没有一点血缘关系,根本没有立场管那么多。他的本意也不是强迫苏沐秋和Alpha结合,只是希望这孩子能稍微懂得生活的意义,除了赚钱与研究,这世界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他不曾体验过。



评论 ( 4 )
热度 ( 67 )

© 叶苏abo联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