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苏abo联萌

叶苏好好好////

我们结婚吧

89

结婚可不止领证这一件事,两个冷静下来之后,决定要好好计划一下,先把手头的工作忙完再说。

换成叶修之后,租金合同就办得顺利多了,办公室不免又传起些闲言碎语,不过两个人都沉浸在甜蜜的爱情中无暇顾及。


90

参加完第四季度季别会之后,实习合同也到期,蔓蔓和妙妙都要离开分公司,大家给她俩送了离别礼物,两位带她们的主管分别跟她们谈心。

妙妙是哭着出来的。

苏沐秋纳闷,叶修这人虽然工作很严肃,但也不至于把小姑娘说哭吧,妙妙还是个Alpha呢,想着他把准备跟蔓蔓提出来的缺点又润色了一遍,他可不想让蔓蔓也哭着出来。

两人一进小隔间,蔓蔓就语出惊人:“苏哥,我喜欢你。”

吓得苏沐秋一下子卡壳了。

“虽然你马上就要结婚了,我还是想让你知道,其实我是妙妙,对你一见钟情,而蔓蔓喜欢叶修,所以我们换了身份。”蔓蔓继续道。

苏沐秋揉着太阳穴想刚刚叶修难道面对的也是这样的对话,那他能神色如常地出来还真是了不起。


91

苏沐秋听完表白之后,例行公事给蔓蔓,也就是妙妙,总结了她实习期的表现,然后飞快地逃出了小隔间。

晚上回家的时候,苏沐秋仍然心有余悸,他跟叶修交流起心得,叶修说:“其实我算有点心理准备了,我身边那个就不太像Alpha。”

“完全没想到……”苏沐秋现在还晕着,“这双胞胎也太犯规了吧。”

叶修摸摸鼻子说:“还好吧。”


92

十二月份叶修顺利把合同谈下来,工商税务方面的事也办得差不多,年底评比目前苏沐秋排名第一,并且其他区域没有超过他的希望,所有舒心的事都聚在一起发生,只除了一件事让苏沐秋有些困扰。

叶修一直比他忙,他很体谅叶修,但是每次提起见家长的事这人都推脱就好像有点不太对劲了吧?如果不是叶修对领证挺热衷,苏沐秋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也劈腿了。

苏沐秋一个人琢磨了半天,没找到答案,不肯带他回去见家长,难道是觉得现在的他太难看了?对着镜子照了半天,苏沐秋觉得自己颜值还在线,而且两个人性生活也很和谐,应该不是这个原因——那还能有什么原因啊?

越想越觉得有鬼,苏沐秋越发不愿意在没见过家长的情况下领证——难道是叶修家里有巨债要还所以想骗他一起承担?苏沐秋思考了一下,觉得可能性虽然小,但也不是零,可是如果是因为这个,叶修真的没必要这样遮遮掩掩,他愿意跟叶修一起承担,想着,苏沐秋决定去暗示一下。


93

“叶修,如果你有点困难的话,我愿意帮你的。”考虑到叶修的自尊心,苏沐秋话说得很委婉。

叶修正在做报表,头也没抬:“好的。”

苏沐秋的报表早就做好了,他想了想,挑出重点:“我真的愿意帮你。”

“是吗?”叶修抬起头,“那你帮我把报表做了吧。”

“……我不是说这个。”

“那我最近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叶修又低下头。

于是苏沐秋继续烦恼地戳键盘。


94

年底总结之前,分公司经理得到内部消息,说今年最佳分公司是H市分公司,而且今年奖励不是购物卡而是奖金,真金白银可以购物卡惹人爱,办公室里一阵欢呼。

“但是也有个不好的消息,”经理竖起一根手指,示意大家安静,“由于我们表现太好了,新上任的太子爷下周要来我们这里视察。”

“啊……”办公室里又响起一阵哀嚎。

总部视察,意味着所有人都要规规矩矩,不能有丝毫差池,不能像平时一样插科打诨,不能随便去洗手间,不能……总之他们面对的是长达六十页的公司章程,但是想到即将到来的奖金,大家又觉得三天的规矩是可以值得的。

“所以,大家一起加油,有问题吗?”经理给大家鼓劲。

回答他的是有气无力的“没有”,夹杂着一句坚定的“有”。


95

唯一觉得不能忍受的是叶修,他再一次决定请假,快下班的时候去跟经理报告。

这次苏沐秋就有些不高兴了,除开陪妹妹的那几天,他俩剩下的年假差不多,说好明年一起去旅行当度蜜月的,叶修现在请假明年还怎么出去?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苏沐秋幽幽地问。

叶修正填他的年假表,“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叶修,”苏沐秋是真的有点生气了,“为什么你一定要现在请假?”

叶修抬起头,一脸一言难尽。

苏沐秋等了半天,叶修还是不打算解释的样子,一时气急,他没等叶修,一个人坐地铁回家了。


96

回家之后叶修试图赔罪,但是死活不肯说出原因,苏沐秋也很恼火,一点也不想搭理他。

单方面冷战了几天,到总部视察的前一天苏沐秋就有些心软了——过去每一次总部来人,叶修的成绩就会被莫名其妙地被抹去,其他人怀疑是他干的,可是真的不是他,这次他拿到第一还是可能会有人去恶作剧。

就算生气,还是希望叶修的努力能够被人看到。

苏沐秋在地铁上坐了四站路就下了车,换上往公司方向开的车。


97

叶修也很烦恼,苏沐秋从来没有生过这么久的气,这几天一句话都没有跟他说过,晚上在公会里一叶之秋一上线秋木苏就立马下线,分秒不差。

前段时间聊到双胞胎的事叶修稍微试探了一下,苏沐秋还笑哪有那么多双胞胎你当批发啊,叶修心想还真是批发,当时没有说出来,现在再说恐怕苏沐秋也不会相信。

二十出头的时候叛逆,只想靠自己不想靠父母,于是顺手拿了叶秋的行李去投靠苏沐秋,没想到苏沐秋进的是自家公司,于是阴差阳错地还是在自家公司干了几年。但至少他干到现在都凭的是自己的本事,而不是凭借比其他人更好的出身,对他来说有很大的区别。

这种想法现在看来或许幼稚了些,但是叶修并不觉得后悔,这几年学到许多成长许多,在外面住比在家里自由,更何况他还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还有什么值得后悔的呢?

只是父亲很顽固,要把两个儿子放眼皮子底下才满意,之前也跟叶秋通过气,父亲的意思还是不管他在外面干什么,一旦找到就立刻带回去。

叶秋那家伙还一个劲幸灾乐祸,叶修觉得这弟弟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这几年没被发现已经是侥幸,此次陪叶秋来的还有父亲的秘书,看到他一定会跟父亲报告,到时候会是怎样的情景叶修想想就觉得头痛。并不是刻意隐瞒,这是这种事告诉苏沐秋他也没办法解决,还不如让他少点烦恼。

两人冷战苏沐秋一个人回去得早倒是帮了他个帮,至少他不必解释自己晚上偷偷摸摸出去干什么——干坏事什么的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评论 ( 1 )
热度 ( 48 )

© 叶苏abo联萌 | Powered by LOFTER